红酒女人

喝红酒女人的心境

关于女人和酒的关系,记忆犹新的是一个女士在桌面上说过的三句话:一般的女人不喝酒、女人不喝一般的酒、喝酒的女人不一般。看似绕口令的后面包涵着一点哲理。

想来也是,自古酒总和大老爷们有关:李白酒后赋诗;张旭酒后狂草;武松酒后打虎,所以,喝酒是雄性的象征。过去百姓家的良家妇女,连上酒桌的份也轮不上,和酒的关系就可想而知。能和酒沾上边的不是母夜叉孙二娘,就是旷世奇才武则天,能喝上酒的女人的确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女人。

高脚酒杯,玛瑙色般的葡萄酒,低眉浅酌,温柔中揉入豪放的娇媚,那是一种典雅、一种傲慢、一种矜持。而女人喝酒成为时尚,多少代表着妇女解放的意味。据说科学研究发现女人对酒精的溶解程度比男性的快和高,因而能喝的女人特别能喝酒。善饮的女人,三四个男子不是对手,酒席上常见好胜的男子举杯傲顾四周,而不惧杜康的女士含笑不露,而至酒杯乒乓作响真佛露相时,那女子只是两腮绯红而已,那好胜的先生已是烂醉如泥。所以老道的酒客一般对女宾退避三舍敬而远之,如向女子邀酒,赢了未必是本事,输了则在酒桌上是身败名裂难以翻身。

说到喝酒的女人,首先想到的是前苏联电影《乡村教师》女主人公为无钱上学的穷苦孩子,一口气喝下一大杯伏特加,呛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特写镜头。另一个就是电视剧《和平年代》中的军人出身的女经理,为了停工待料的工地和厂家打赌:一杯酒算是一吨钢材,喝几杯拿几吨。结果这边喝得爬不起床,那边的高楼已经拔地而起。由此,容易让人想起武训办学的事儿来,至少绝对不会使人感到这两个女人和酒后在大街上作吐状的男子相提并论。

也许与男性相比,喝酒的女人透出的是一种自信。古话说”酒能乱性。”而喝酒的女人能够在酒精作用中把握自己,体现一种让男人惊悸的韧性,一种不求别人勇于抗争的傲气。既便是时下有人侧目的酒家陪酒女,不也是留一半醉,以短暂的麻木来代替痛楚的神经,而留另一半清醒,谋取陪酒的代价同时也在观察人生。在不怀好意的阔佬面前,她们无疑是与狼同行。

有一位诗人写过这样几句诗–
把生命的悲哀倾于杯中
把希望的绝唱托与掌心
入口是青青涩涩的生活
入梦的便是净化的先知

这是喝茶还是喝酒?我说是指喝酒,特别指喝酒女人的那份心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